孙冕:《新周刊》创始人(12月-大发快三大小单

  • 时间:

  孙冕:这个《第四城》,当初我们是派一些记者,派了一个小分队到那去做,做完出来《第四城》,在发布的时候,当地的媒体都很震惊,他说:你怎么,你们能够这样来看我们的城市,我们在这个城市,居住了那么长时间,我们都不懂(得来)读自己的城市。包括当时这个(杂志)火到什么程度,火到最后加印,赶快发到成都去。听说有些电视台在采访当地居民的时候,他说你怎么、如何看“第四城”,《新周刊》给我们城市这个命名?他说我不告诉你,但你必须给我一本《新周刊》,就卖断货了那个时候。

  社长孙冕,总编辑刘胄人,执行总编封新城,执行副总编何树青,总主笔肖锋,美术顾问傅沙,副主编周可,首席摄影张海儿,副社长梁志勇,生活方式研究院秘书长朱坤,编务副总监黄俊杰;

  孙冕:对,把他所有的内容买过来,那么这个当初《泰坦尼克号》,在国内放映的时候,大概有不下十本,这样的专刊、特刊,那么《新周刊》这点是做得最好的,卖得最好的。

  肖锋:我们杂志社老到孙冕,小到新周猫,那只猫,不到两岁的那只猫,都没有人管。我告诉你我们的幸福生活,我们的杂志社一般的作息时间,除了那些行政后勤以外,一般人都是12点之前晃晃荡荡来了,吃个中午饭,中午打打球,然后下午开始工作。但是在紧张的时候,真正要出杂志,下场的时候,那个时候是连夜在熬,连轴转的。

  解构一下,我们了解《新周刊》何以成为《新周刊》的原因所在,所以这个部分叫“来龙去脉《新周刊》”。肖锋:作为一个职业来说,实际上我觉得中国的传媒,现在赶上了最好的时候,虽然有很多限制,虽然有很多这种条条框框,但是你会发现,它出了《新周刊》这样的杂志。我刚好去香港,碰到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公演,内地还没演,我就在报道上看到《泰坦尼克号》有些专刊。主持人:这个作为读者我也是深有感触,因为我们台门口的报亭,摆一溜杂志的时候,那个主题总是最鲜明的,而且每次也会看一下,《新周刊》最近在关注什么,这个点会非常有趣,孙冕:我刚好,因为《新周刊》创刊的初期,真是需要,有些时候需要赚点钱。主持人:当时您去《新周刊》,《新周刊》这个团队给你是什么样的印象?总得有它的企业文化这一项。我们来看看第二部分,这个词很有意思,痛并快乐,那么就是纠结嘛。作为传媒人,现在遇到这个三千年未遇的大变局,实际上是非常幸运的,所以它是痛并快乐着。

  主持人:是,刚才小片里呢,列举了15年来值得关注,倍受影响的15本杂志。如果让你们在15本里头,再挑出5本,您会挑哪5本?

  肖锋:这个实际上是对《新周刊》,作为一本杂志的一个使命做了一个概括。我们要完成这样一个使命,从观点到视觉,到资讯的整合,到我们要成为一个传媒的运营。不只要做一本《新周刊》,可能还要做其它的事业,是这么一个概括。

  一个媒体或者一个媒体人的职责和良心,这个是大家可能喜欢《新周刊》的原因。所以当我们不管是五年、十年、十五年、二十年去梳理它的时候,它总是能给你一些荣耀。

  孙冕:是这样,是用榜来说话,来说道理,把谁评为第一第二,实际上我觉得不重要,并不重要,我们要通过这样的一种排榜,透出一种理念,通过这样的一种榜,表明本刊的态度。

  主持人:但是小片里好像变了一点,是观点供应商、话题策源地、时代命名者、中国“心”媒体,已经发生变化了。

  可以说没大没小,还有一个,大家真的是很性情,没有任何说三道四的,从来15年来没有一个人到我面前搬弄是非。传媒一个集体里面,好像《新周刊》的这种氛围可以说我没看到。所有人在跟我说,离开《新周刊》的人,说怀念《新周刊》,就是怀念《新周刊》人的这种自由,对自由的向往,这种无拘无束。你只要把业务做好,没人管你别的事情。

  比如说“她世纪”、“飘一代”,还有“急之国”,这些都是《新周刊》自创的一些词。那么这些词一个是就刚才他所说的像一个针一样,“啪”一下刺到这个社会的某一个痛处。

  肖锋:一个是年初的 每年3月份左右,我们每年会有一个电视节目榜,然后年尾,每年12月,我们会有一个年度的大盘点,那两个榜就慢慢的放弃掉了。

  它的这种引导性会特别明确。那么经常会看《新周刊》,和其它杂志不太一样,视觉冲击力特别强,图文组合,包括主标题非常明确。听说在《新周刊》有“四商”这么一说,好像是……

  孙冕:在每一期的《新周刊》题目,或者观点出现以后,我觉得特别骄傲,这帮小子真的是在测量这个社会的体温,而它的归纳性又那么强。在归纳的过程中,又有些新的词句又出现,

  那从录上一期到这一期,通过和老爷子沟通,包括和肖锋进行沟通,我能感受到《新周刊》团队里的这种活力,团队里传递的这种特别向上的东西,它会让我觉得这个杂志的成功成为必然,因为人的因素已经完全被确定了,有了精神的杂志一定富有内涵。我们录了一个小片,

  肖锋:我是1997年开始接受《新周刊》的采访,我是被采访对象,然后1999年开始给《新周刊》写稿子,2000年正式加入的。

  肖锋:对,就是一帮怪人。因为我接触过这个,那时候还不叫传媒人,就是搞新闻的,我接触过搞新闻的不是这么一个路数。所以我那时候在写这个《新周刊口述史》的时候,我就说《新周刊》是一个奇迹,那么这个奇迹能够延续为一个传奇,一定必然背后有它的逻辑。

  比如说有一期是《中国不踢球》,因为《中国不踢球》,其实把中国足球一些的弊病那么早就已经说出来了,中国没戏,这也是很悲哀的一个事情。这本(杂志)出来以后,这期影响非常之大,包括足协有些领导很不高兴,到今天来看它就有预言性。《新周刊》总是提前半步或者一步,在社会的前沿在表述,用一些很精准的言语,来表述这个社会的某些问题,这一点《新周刊》我认为是现在目前,我看不到第二本杂志可以这样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