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人物奋斗】孙冕:《新周刊》的奠基者(图)

  • 时间:

  有趣的是,孙冕特别提到,2010年“行走的力量”第一次在西藏行走时,陈坤曾勃然大怒。“行走中他要求禁语,但走的过程中,很多参加的学生都没遵守规定。休息时,他就问有谁说话没有,非常严厉。‘大家以为是来免费旅行的吗?大家都不要说话,行走中对人生、事业要有所感悟,你们心态太杂’。”孙冕说,陈坤说着说着就变得非常愤怒,甚至把自己的手串都摔断了。

  这真是不假,办《新周刊》的是一群怪人,他们不按常理出牌。鉴于此,他不惜花重金聘请傅沙和张海儿担任杂志的美术总监和首席摄影。说起《新周刊》的创办可谓是一波三折。在大家心目中,《新周刊》就是“家”,编辑张凌凌说她初到《新周刊》时,听到封新城对张海儿说:“村里来新人了。可是到这个时候,老爷子的编辑队伍已经组建起来了,可以说是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老爷子说,《新周刊》见证了社会发展的进程。没有坐班制度,没有任何硬性规定,这里需要的只有真才实学。都说《新周刊》的成功在于人!

  结果《七天华讯》只办了七期,因为侨刊只能在国外发行,所以也没能逃过夭折的命运。就这样,历经了大半年的等待,《新周刊》终于在1996年8月18日正式创刊了。有了杂志的基本定位后,老爷子意识到,在当下这个读图盛行的时代,高质量、高信息量的图片是决定杂志成败的关键。除了封新城之外,杂志社还有很多像他一样死心塌地跟着老爷子干的人,比如总主笔肖锋、主笔胡赳赳、编辑张凌凌等等。”就这一句话,让她顿时觉得这里就是一个家。他是谁?他是封新城口中那个爱做梦的人,是80后知名作家蒋方舟眼里的甩手掌柜,他酷似一名侠客,又像是现代版的周伯通。在归纳的过程中,总会出现一些新的代名词,比如说“她世纪”“飘一代”,还有“急之国”,这些都是《新周刊》的策划者们自创出来的词。胡赳赳心中的《新周刊》是个特别好混的地方,在这里他是用玩的心态在工作,幸福感和归属感由心而生。封新城现在回忆起自己刚进杂志社的时候,说是老爷子骗他来的。正是大家用心、用激情工作,才打造出这个中国的“心”媒体?

  每一期《新周刊》的题目或是观点,都有着极强的归纳性,像温度计一样精确地测量出这个社会的体温。那时,封新城是杂志的主心骨,却只拿着一个月三千元的薪水,他这才知道,其实老爷子是囊中羞涩了。停刊后,他不甘心,又找到侨联,合办了杂志《七天华讯》。而封新城凭借自己的经验和悟性,真就创造出这么一本全新的杂志《新周刊》。老爷子为他搭建了一个舞台,接下来就是放手让他去表演。但由于没有国家刊号,刚做出来的报纸就被停刊。但是,封新城看中老爷子是性情中人,办事讲义气,值得自己放心跟着他干。他,江湖人称老爷子,姓孙,名冕。当时,孙冕将国外的《时代》和《生活》这两本杂志扔到封新城面前,让他将这两本杂志合二为一,捏出一个新的东西。于是,他天天跑到广东省新闻出版局去磨,直到最后出版局的处长为他在局长面前说情,说孙冕这个人,没有别的爱好,就喜欢办报办刊,就把《新周刊》给他办吧。而这些词就像根针一样,“啪”地刺到这个社会的某一个痛处。《新周刊》的主创者实际上只有四个人,其中最核心的一位当属封新城。《新周刊》的管理者实际上就没有管理,如果非要说的话,那是用心在管理。最开始,老爷子跟暨南大学新闻系合办了一张报纸,名为《晨报》。这么看来,在国内办杂志是不太可能了。杂志逐渐步入正轨之后,老爷子就彻底不管事了,他放心地把活交给封新城,自己出去周游世界,而封新城也完全把杂志当成是自己的孩子一样,悉心照料,把精力和热情都献给了《新周刊》。他们的工作环境是无拘无束、随性自在的,他们在这里享受着工作的乐趣。他不是别人,他正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时尚周刊杂志《新周刊》的创始人。“奋斗奋进”“苦并斗着”,这是老爷子和肖锋的奋斗感言,他们始终在奋斗,为了自己的梦想,也为了更美好的中国。《新周刊》也因此有了这么几个称号,它是观点供应商、话题策源地、时代命名者和中国“心”媒体。